Sherry.L.F

欧美圈墙头一大把
趴在兵长的外墙上下不来
小澜孩超级可爱~

HAKUNA MATATA:

【For Paul,今天是他离开的日子,也是他归来的日子。
也为Ms.Wilson,为她对他爱得纯粹,爱得投入。
守护者梗,写得有太浅,真的配不上他。但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我们都曾沉眠于黑暗,是月亮将我们唤醒,选择我们成为守护者。”



我听着不再相信的故事,记着不再重要的日子,试图忘却不会回来的人。事实上几年前的今天还并非如此,但现在我不想参加任何追忆活动,他的也不行。
或者说,因为是他的才不行。
雪似乎早就停了,这些白色的小冰晶被过往的车辆压得结结实实,反射着路灯鹅黄色的光。车里的暖风开得很足,电台音乐不知何时从重金属摇滚变成了抒情钢琴曲,这一切几乎要使我睡过去。
对,睡吧,睡着了你就不想他了。
你没准就见到他了。

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朋友还等我把准考证给她送过去。在她家耗一会儿,也该到十二月了。
通过最后一个路口时,右侧车窗外传来一阵尖锐的鸣笛声,一辆小型卡车霸道地横在前面挡了路。我立刻向左打方向盘,心里却早就没了底。车轮在雪地里打滑,车身三百六十度甩到路边,慌忙中踩错了刹车使整辆车加速冲向路边碗口粗的大树。
完了,死定了。我竟然连写下遗书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我的大脑其实一片空白,因为在离那棵树还有不到二十米时,似乎有另一双手握住了方向盘,拼了命似的向左拧,导致车子又一个神龙摆尾直挺挺地扭转过来,车屁股擦过树干发出一串闷响,随后不动了。
我从没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瘫在驾驶座上愣了好久才慢慢缓过神,然后软着双腿跌跌撞撞地从车里下来。后备箱的盖子被撞开了,尾部冒着黑烟,除此之外一切正常,我想它甚至还能开。
但正因如此才让我觉得恐怖。车掉头的瞬间分明不是受我所控,可我能保证车里只有我一个人。
他妈的,那会是谁?
我壮着胆子,在车周围转了一圈,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而且我失去了记下肇事车牌号的机会,那个老伙计夜间行车居然连大灯也不开。
我决定报警。当我掏出手机按下一个“9”时,我无意间瞟到了车窗玻璃。
有人在上面利用雾气写了“Are U OK”。
我再次回头看了看四周,静得要命,只有我一个人。天哪,是我精神分裂,还是这儿有什么东西?
……也许真的有。我突然想到什么,大声说着“没有受伤,谢谢”这一类的话,等待那个“未知”回应我。
果不其然,车窗上的字迹被雾气覆盖,同时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那里。
“你是鬼吗?”我不知从哪来的勇气问他。那家伙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写下:“你知道守护者吗?”
喔,跟圣诞老公公那类派发礼物的家伙是一伙的。
“你是守护者,所以你才会这么做。”我判断道。“你的能力是什么?”
“改变车的行驶轨迹来避免车祸。”现在能听到他的声音了,细若蚊蝇,但可以听出来是个男人。“你要知道我是新手……还不太专业。”
“你无法预知何时,在哪里,时速70迈还是飙到120,非常突然,不等你说‘哦上帝保佑',PONG,一切都发生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选择保持沉默,等他因为尴尬而开口。
“今天是什么日子?”他突然问我,“我看到了你的手机,日历上标着特殊符号。”“……也没什么,它关于一个我很喜欢的人——曾经很喜欢。”
“现在不喜欢了吗?”
“他死了,今天是第五年。”
“抱歉,真遗憾。”他的声音也低沉下来,“不过你为什么喜欢他?”
“我不知道……”我顿了顿,“我欣赏男性的忠诚,善良,正直,义气,勇敢,而他全都符合,还有我钟爱温暖。”
“可是他也有缺点。”我攥紧拳头,“他喜欢飙车,喜欢速度与激情,我知道这不算错误,可他竟然不辞而别,所有人都不知道。”
“听起来像个混小子。”他说。
“的确。”我点头附和。“一开始我不能接受他的死亡。我气疯了,我甚至咒骂上帝,质问为什么将他带走。”
“后来有人给过我一些忠告。她们不想让我沉湎,但太过了,彻底让我的信仰与热情化为乌有,前面的路都……黑了。”
“我用了很长时间才走出来,但同时意识到他只存在于我的理想乡了,也许有一天他会彻底从这个世界上销声匿迹……”
“停下。”那个不速之客打断我,“我想对你来说这不是个好消息。不过整个世界不代表你,你自己怎么想?”
“……我不知道。”我盯着那对依稀可以辨出的蓝眼睛,“但我希望他能回来。

雪又下起来,轻柔的花映着暖色的灯光将朦胧的身影包围,恍若入梦。

“我要走了。”他仰起头看看天,“跟你聊得很愉快。”
“是啊,”我说,“虽然大部分时间是干站着,真正交流的时间不到十分钟。”
我从嗓子眼挤出几声苦笑。
“听着丫头,人不同于理论,而更像信仰。只要有一个人还相信他就存在,他就一定会回来。”他认真地告诫我。“你怎么知道呢?”我失笑。“我很确信,我向你保证。”他转身离开,“我是守护者,记得么?守护者不骗小孩儿。”望着他的背影,我突然发现自己并不是不在乎他了,而是害怕了,害怕他会从我的世界彻底消失。
但原谅我目光狭隘,有那么多人思念他,爱他,也许正因如此他没办法离开。


“Paul!”我终于忍不住,在冰天雪地里冲他大声哭喊,“回家吧!”
他回过头,那熟悉的面孔此时无比清晰地笑着,灿烂得一如既往,如同黎明的曙光照亮黑夜的落魄失望。

“I'm home now。”



———————The End————————


So glad to see you again.

评论

热度(19)

  1. Sherry.L.FHAKUNA MATATA 转载了此文字
© Sherry.L.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