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L.F

欧美圈墙头一大把
趴在兵长的外墙上下不来
小澜孩超级可爱~

夜不能寐 [巍澜,ABO,pwp]

少葱:

沈巍A x赵云澜O(开车向)




和主页另外两篇ABO同系列,不链接了就。


关键字


◆剧版冰锥相关


◆不知道剧版什么结局,但是我按我知道的那个结局来


◆没有逻辑,不能细究◆浴缸,半束缚






+++++++




路很长,赵云澜漫无目的的往前走。


有人迎面冲他走来,一袭黑衣,乌发长至腰际,精巧的编发盘踞在两侧,显得英挺又漂亮。


是沈巍。


他从赵云澜身边匆匆路过,带起一阵风,赵云澜伸手去抓,那宽大的衣角轻飘飘的从指缝间溜走。




“沈巍。”




赵云澜喃喃开口,豁然间从黑暗中涌出许多人。


或者说都是同一个人,长发的,短发的,穿着西装的,穿着衬衫的,穿着长袍的,他们身上带着赵云澜熟悉的味道,被焚香淬过的百合香,清冷又温柔,他们懵懂的眨着眼睛望着他,或者赤红了一双眼深情的注视着他。


他们都在笑,却仿佛下一秒就要落下泪。


像是有千斤之锤重重敲打赵云澜每一寸骨头,让他瞠目欲裂,痛的耳目昏聩。


“沈巍……沈巍……”


突然一斩冰锥从半空中猛然劈下,那些沈巍骤然变成一个人,满身的血污,被狠狠扎入胸口。




“沈巍————!”




赵云澜猛的惊醒。


他惊惶的坐起身,顺着窗子缝隙照进来的月光爬上他的脸,让那张英俊的脸显得有些可怖,苍白的一丝血色都没有。


赵云澜连忙朝身边看去,沈巍就躺在他身侧,睡得正熟,他的睡姿就像他这个人,端正克己,双手都老老实实的放在被子外面,交叠在腹部。


赵云澜抬起手抹了把额角的冷汗,盯着沈巍端详了半晌,低头在那被纤长睫毛投下一片阴影的眼帘处亲了亲。


他伸手一把拿过床头柜上的香烟和打火机,拽着几乎被汗黏在身上的睡衣抖了抖,蹑手蹑脚的下了床。




放水泡个澡去吧。








沈巍醒的时候,床的另一边已经凉了。


他的Omega不在,些微辛辣的信息素留在空气中,淡到闻不可闻。


沈巍坐起身,目光扫向一边的床头柜,上面放着的香烟和打火机都没了。


浴室里传来放水的声音,哗啦啦响个没完,透着掩起的门缝泄出一丝光。


现在才凌晨3点。


赵云澜应该不是早起,而是睡不着。


沈巍掀开被子下了床,赤着脚冲着浴室走去,推开门的时候,正看到赵云澜坐在浴缸边缘,皱着眉叼着一根烟,手搁在膝盖上蹂躏这几乎快空掉的烟盒,一旁的烟灰缸已经堆了一小簇烟屁股。


看到沈巍进来,赵云澜愣了愣,夹下口里的烟:“吵醒你了?”


浴缸水已经放了大半,袅袅升腾起温热的蒸汽,赵云澜伸手将水龙头关上,把手里的烟摁灭,冲沈巍抱歉的笑了笑:“再去睡吧。”


寡淡的焚香味道率先拥了过去,温柔的揉住赵云澜,沈巍走到他面前低身单膝跪下,伸手握住他的手指,亲昵的捏了捏:“你怎么了?睡不着吗?”


赵云澜穿着他那身异常骚气的丝质睡衣,熨帖的勾勒着削瘦的身体,扣子随便系了一颗,露出大片单薄的胸膛。


沈巍的眼睛匆匆掠过,几乎不敢停留,仰起头去看他的脸。


但是信息素说不了谎,焚香染过的百合香气暧昧的拢上赵云澜的肌肤,在血液里引起阵阵波澜。被自己的Alpah这样克制又小心翼翼的撩拨,赵云澜勾起嘴角笑了,抬起手摸着沈巍的下巴,大拇指暧昧的在那削薄的唇上蹭了蹭:“沈老师这大半夜的,色欲熏心啊?”


那张俊秀的脸瞬间染上一层绯色,沈巍羞愧的眨了眨眼,他没顺着赵云澜的调侃往下说,反而仔细盯着赵云澜端详。


赵云澜狭长的眼睛下面一片青灰,显然是有些日子没休息好了。


沈巍抿起唇:“你到底是怎么了?”




下接




图链




图链不行就石墨




fin.




感谢各位评论。




微博备份

评论

热度(17778)

© Sherry.L.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