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L.F

欧美圈墙头一大把
趴在兵长的外墙上下不来
小澜孩超级可爱~

我是你的软肋,却仅此而已(主sam)

清引:

大概是第七季墙倒后,一直出现幻觉的Sam


--------------------------------------------------------------------------


“Sam,sammy,wake up, little sammy, play with me, sammy~"恶魔的声音在耳边袅袅,带着恶趣味与荒诞的笑意,眼前一片血红,鼻尖仿佛缭绕着硫磺与皮肉烧焦的味道,冷意缓缓渗入骨中。


“呼!”他猛地坐起,劣质的床板发出声音,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汗水下滑汇入已经湿透的T恤。Sam垂着头,伸出手看着手上的伤疤,那是Dean缝的。用另一只手的拇指狠狠挤压尚未痊愈的手心直至伤口裂开,钻心的痛稍稍缓解了噩梦或者说是回忆带来的恐惧,呼吸渐渐平复。


“sammy~”,声音突兀地响起


坐在床上的Sam身体猛地一颤,猛地抬起头,如期看到了那张带着笑意的脸。他感到喉咙干涩得有些疼痛,用力咽了口水,死死盯着对面的人,紧了紧按压着伤口的手,像是在告诉对面的人,也像是在告诉自己“you are not real",然后狠狠闭上了眼。


他不想闭眼的,每次闭眼,他的眼前都是一片刺目的血红或是浓稠的黑暗,仿佛可以闻到灵魂腐烂的味道,看不到任何希望,他本以为他会腐烂在那里,真的。


忽然下颌处传来冰冷的触感,熟悉而令人恶心,Sam倏地睁开了眼睛,下巴被微微抬起,眼前是放大的Lucifer的脸,他甚至可以感觉到撒旦喷吐在他脸上的气息,又一只冰冷的手按在了他拼命安在伤口处的拇指上,用力掰开了它,”oh, my little sammy, 又要用你的小湿手来赶走我了吗?真让人伤心“


Sam眯起眼睛盯着眼前的人,一字一顿地说,”get away from me,我逃出来了,而你会腐烂在那个笼子里。“


Lucifer挑了挑眉毛,松开了钳制着他的手,退开到桌边,懒懒地靠坐在了椅子上,伸手把玩着下午Sam擦干净的匕首,看了床上的人一眼,”是吗?你逃出来了吗?你相信了吗?因为什么,因为你的哥哥这么告诉你的?你相信他?“


Sam盯着他,眼神狠厉而坚定,“我当然相信”


“但,他可是从来没有相信过你啊”,恶魔慢慢悠悠地发声,顶着对面人仿佛随时会开枪的眼神,撇了撇嘴,抬起了一根手指,对面的人就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满意的笑了笑,漫不经心地说着,“从什么时候开始,哦,还是一开始?我们随便聊聊,不如,从你的饮料开始?恶魔血,真的很强大不是吗,强大到可以容纳我,他们都觉得你是为了力量,所有人,可是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喝的,对了,从你哥哥下地狱开始,哦,那种绝望,让你不惜成为一个怪物,你最害怕的怪物,真是有趣,然后他回来了,你得瞒着他,为什么呢?因为你知道恶魔血有问题,因为你知道你已经是一个怪物了,他发现了,他说你是为了那种力量,然后你默认了,你找到了一个可以解决一切的办法,如果可以结束的话,你觉得怎样都是没有关系的。可是啊,他不信你,什么都不信你,哦,不过那个时候你确实被影响了,我一早计划到的,恶魔血,好东西不是吗,你与生俱来的,可惜你还是只想着你哥哥,即使安排了那么多恶魔在你身边影响你,即使误导了所有人,包括天使,都相信了杀死Lilith可以结束天启,你还是因为你哥哥一句话差点毁了我的计划,即使你哥哥叫你,什么来着?monster?freak?whatever, 幸好啊,ruby,不是吗?不错的枪。然后,他就再也没有相信过你了,血瘾,不成熟,容易被迷惑,相信恶魔,失去灵魂,还有你的神奇女友们,包括那只狐妖,对,他杀了她,因为,他不相信你,从来都不信,更别说是现在一直产生幻觉的你了。“


不急不缓地说完,Lucifer顺手拿起桌边的杯子喝了一口,然后向床上身体僵硬的人举杯示意,“顺便说句,你的咖啡不错。”


Sam缓缓松开了握紧的手,鲜血无知觉地在被子上晕成一片,张了张嘴,忽然发现自己有了说话的能力,却不知道可以反驳什么。半晌,他忽然笑了,”我知道他不相信我,但我可以陪着他,世界已经是一团糟了,没什么更糟的了,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会死在哪里,至少我真的把你送进笼子里了。“


椅子上的恶魔歪了歪头,奇怪地看了Sam一眼,”我很高兴你可以执着地相信你把我送进笼子里,而自己跟你哥哥在一起了,毕竟这是我能给你构建出的最美好真实的梦境了,可是,你不觉得自己是个累赘吗?Dean,说实话,我挺欣赏他的,他的性格很适合猎人,很适合这个超自然的世界,所以天使,恶魔,怪物,猎人都很容易喜欢他,没有你的话,他可以是一个活得很潇洒的猎人,哦,对了,没有你的话,他甚至可以过着简单的,Apple-pie life。可是你,你不适合这个超自然的世界,你有信仰,你希望的太多了,你思考得太复杂了,所以一次次失望,越来越痛苦,你无法在这个世界里融入任何一个群体,你是个怪胎,他为什么这么执着地保护你,你自己不知道吗?在他完全不信任你的情况下。“


”Shut up!"Sam握紧了拳头,没有痛感,即使鲜血还在滴落。他当然知道Dean为什么这么执着地保护他,只是出于习惯,出于父亲从小给他的任务,只是一个人生目标,无关其他,只是这个复杂世界里唯一能抓住的准则,所以他不能崩溃,为了Dean。


“真开心到现在你还是这么坚强”耳边传来的声音陡然变大,Sam回神,发现Lucifer的手正按在他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把玩着那把匕首,“这样更好,玩具还是要结实一点,笼子里的时间才不会这么难熬,毕竟我们有的是时间....“察觉到Sam攻击的动作,Lucifer轻轻地嘘了一声,将匕首对准Sam的心脏,接着说”让我来玩坏你。“


”Sam,sam, sammy!"Dean用力摇晃着弟弟得肩膀,天知道进门看见Sam把匕首对着自己的心脏时他有多害怕。Dean看着Sam缓缓抬起头,榛绿色的眼睛只有空洞,目光慢慢聚焦到他脸上,轻轻地笑了笑,那个笑中,仿佛有什么正在破碎,“Dean, i'm OK"


-------------------------------------------------------------------


OOC得好严重,把路大写成了话痨,三米也有点太软弱了,实际上看剧的时候我一直惊奇他能撑下来,一季比一季破碎,几乎从不流露软弱,但看他和路大的对话,我觉得他太累了,可是很少有人能看到,(虽然我也不能真的看到)但我就是希望写出他的痛苦,然后,我们来宠着。


另外,这对兄弟太纠结了,我有时间再撸篇Dean视角的,哥哥也是让人心疼得不行。


另外。。。编剧仿佛在疯狂暗示着什么,那句台词”你是我的小婊子,各种意义上的“(冷淡脸),180年时间,路大怕是什么都试过了,但是,我还是觉得心疼三米,不打算写这个。


话说,SPN是个神奇的剧,我写东西的时候,不自主想要飙到NC-17,快,拦住我!!

评论

热度(19)

  1. Sherry.L.F清引 转载了此文字
© Sherry.L.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