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L.F

欧美圈墙头一大把
趴在兵长的外墙上下不来
小澜孩超级可爱~

【巍澜】新人18(完)(小明星X总裁)

麻鸡牙白:

新人


(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陪伴!总算按照一开始想的写一个从头甜到最后的故事,虽然没重点没剧情......再次谢谢大家!!!)


前文: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17


18(完)


都说跌打损伤一百天,赵云澜在床上躺足了三个月被沈巍养得圆润才起来,这一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比如沈巍学成出师,出师就饿死了师父,林静现在进门已经完全不理会赵云澜了,没事就和沈巍两个人窝在角落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赵云澜一开始还抱怨,可后来发现这两个人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儿还变本加厉了,他就懒得管了。


再比如现在,赵云澜坐在沙发里喝茶,他痊愈后第一次会客,赵家长房长子,赵云澜的大伯亲自登门拜访。


赵云澜其实很不舒服,只是他这不舒服倒不是因为身上的伤痛,源头是昨天某个人一副吃人的狠劲儿,他现在真的是坐立不安,全身骨头都是软的,裹着睡衣暖气打到最高吹得直犯困。赵云澜的大伯敦厚老实,能主动上门一定是走投无路了,赵云澜只能强打着精神接待。


赵云澜的大伯少有的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上来就求赵云澜,说赵云澜那三哥确实糊涂,做出这种兄弟阋墙的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可这三哥是赵家二房赵云澜二爷爷的唯一孩子,为了这孩子赵云澜的二奶奶已经哭瞎了眼睛,赵家二房已经乱成一团。


赵云澜听第一句就明白了,这是来求情的,他放下茶杯,怕自己手一抖被自己摔出去,脸上堆上笑:“大伯,这事情你找我没用,你难道没发现,我都已经被架空了吗?这梁辰和沈巍趁着我不在夺了赵氏大权,我现在就一腿脚不便的废人啊。”


赵云澜大伯听到这里脸色大变,这样的传闻他不是第一次听到,可是从赵云澜嘴里说出来就不是一回事了,他慌得一把抓住赵云澜的手腕,赵云澜差点失声叫出来,他手腕磨破了皮还有几个一夜没消得掉的牙印哪里吃得消这么大的手劲,这一下疼得他根本没把他大伯的话听得进去。


“云澜!”赵云澜大伯声音拔高吼道,“你不能坐视不理啊!”


赵云澜好容易从他大伯手里挣脱出来,就被当面这么一嗓子嚎得头晕眼花。


“什么坐视不理?”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赵云澜眼睛一亮,转头看向门口的人:“您回来了,晚上想吃什么,我给您做,您累吗,我给您捶个背捏个腿。”态度那叫一个卑躬屈膝,吓得他大伯话不敢多说,打了个招呼就溜了。


沈巍挂好衣服坐到赵云澜旁边,手探到赵云澜腰上轻捏按摩,一进门看到他那别扭的坐姿就知道肯定不舒服,边捏边问:“刚才演哪出呢?”


“还不是你,没事把我三哥送无人岛去了,这都动员到我大伯来讨人了。”赵云澜懒洋洋靠着沈巍的肩膀,“你这几个月把他们一个个吓得够惨,差不多就行了,你真刨那些家伙祖坟那不是连我一起挖了嘛,这一连串被你扯出的人足够他们消停上几年了。”


沈巍并不答话,手上动作不停给他疏通筋骨。


“哎,你说话呢。”赵云澜听不到回答,拍了下贴着自己的腿,“还有,我跟你说,你再这么折腾我这老胳膊老腿我要闹了啊。”


“你闭嘴。”沈巍捏住赵云澜的腰,“我没你这么好说话,不查出所有人,这事不算完。”


赵云澜听着直乐,从沈巍手里挣脱开来,翻了个身跨坐到眼神收紧的人身上:“我都讨不到面子?”


沈巍喉结滚动了一下转开视线:“你别……”话没说完,就看到赵云澜因为大幅度的动作裸露出来的那条满是青紫的大腿,脸蹭一下红了。


赵云澜凑到沈巍耳边咬住他的耳垂在沈巍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一个狡黠的笑。


赵云澜身体好了,人却变懒了,不愿意上班,每天窝在家里请了袁婶学起了做菜,自称自己找到了人生价值。之前吓唬他大伯的事情第二天就被赵老太太找上了门,赵老太太苦口婆心劝他重新考虑公司大权问题,赵云澜听说了赵老太太在最后选择了站在自己这一边心里确实有点暖,不管之前老太太对他打了什么主意回头想来也是为了他们这一家子的好,所以老太太劝说他的时候他态度出奇的好,一直听到最后才劝了老太太一句,一句就把老太太劝走了:“我赵家穷的就剩一家公司了?”


赵老太太可不同于赵云澜大伯,她不在乎什么二房好不好,也不在乎家庭是不是和睦,她在乎的全不过一个利字,对于上位者的赵云澜来说,她才是最好的盟友。


梁辰在沈巍坐稳了以后离开了赵氏,走的时候来看赵云澜,赵云澜正在雕花摆盘,手都懒得摆一下不耐烦说:“行了,滚吧。”


梁辰走的时候还带走了祝红,沈巍跟赵云澜说这事的时候,赵云澜颠着勺说好,让沈巍尝一口旁边的汤味道怎么样,顺便多盯着点祝家的风向。


沈巍尝了口汤,太咸,赵云澜这厨艺也学了有几个月了,手艺毫无长进。


“小巍,”赵云澜突然想到什么举着勺子转头看向沈巍,“你想不想学一学做黑老大?”


沈巍看着他的勺子指着锅:“你青菜黄了。”


赵云澜一看,他就走了两分钟的神,这一锅青菜就变了色,他赶紧关上火,扔了锅铲:“这炒菜怎么比做生意还难!”


“菜炒黄了,汤炖咸了,晚上吃什么?”沈巍若有所思般问。


“吃我?”赵云澜脱口而出的调戏已经成了习惯,说完就想咬自己舌头,转头就看到扯着领带的沈巍冲着他微笑。


赵云澜预期中的顺遂的一年看来是到头了。


 


后续


娱乐圈内有一传言,做情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做到沈巍那样的,吞并金主的资产自己做金主,并且囚禁金主,将金主变为自己的玩物!


这样的流言始于赵云澜。


沈巍知道了哭笑不得,赵云澜却义正言辞说这是给他立威风。


沈巍接手了赵云澜的公司后发现做生意人比做演员累得多,赵云澜曾经问过他是否怀念做明星的时光,他当时想也没想就说不怀念。可生意做久了,还真有点怀念当初心无旁骛拍戏的感觉。


赵云澜知道了沈巍起了念头,于是大义凛然说要出山,替沈巍坐镇几个月,让他再去过一把瘾,当然,仅限过瘾。


戏是沈巍自己选的,赵云澜连剧本都没看到,沈巍就定下了,从拍戏到杀青保密工作做得那叫一个好,但是赵云澜是什么人,只要他想知道的,就算是沈巍也藏不住。


所以在电影上映之前赵云澜还是拿到了样片,看了一遍就直接压了不许播。


沈巍听到消息直接回了家,一进门就听到赵云澜在骂人,拐弯抹角夹枪带棍每一句都扎人。


沈巍倒了杯水给他拿过去,赵云澜看到他回来挂断了电话,端起水杯咕噜噜下去半杯,放下水杯指着沈巍鼻子就要骂人,话还没出口就看到沈巍无辜的双眼带着水色愣是唬得他一个字都没冒得出来,这样的沈巍他不记得多久没见过了,单纯清澈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仰慕,赵云澜看着觉得鼻子有点痒,摸了摸,还好没真流鼻血,不然太丢人。


“你别这样看着我!”赵云澜梗着脖子装强硬,“我问你,你这都接,接的什么戏!”


沈巍看向客厅里那巨大的屏幕上投影出的动作妖娆的身姿嘴角露出不动声色的笑容:“哪里有问题吗?”


“哪里都有问题,那,那都是什么!”赵云澜指着屏幕气急败坏说。


“钢管舞啊,你不喜欢?”沈巍眨着眼睛一脸无辜。


赵云澜磨着后槽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沈巍手掌贴到了他腰间:“我学了大半个月,你知道男人跳和女人跳的区别吗?”


赵云澜要是能逃得出这样的诱惑那就不是赵云澜了。


此处省去一万字。


具体就是:日常锻炼的演员面对生活作风糜烂的资本家,不用想也知道胜利属于谁。


以及,这世界上没有世上没有捧不红的新人,只有没本事的经纪人,还有就是不愿意火的,哦,还有没法火的。


赵云澜躺在床上慰问了八百遍那位不知道叫什么的导演的全家。

评论

热度(519)

© Sherry.L.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