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L.F

欧美圈墙头一大把
趴在兵长的外墙上下不来
小澜孩超级可爱~

【镇魂/巍澜】《着魔》(失明play/PWP囚禁/沈教授黑化)

绝望Nacci:

着魔 


/微囚///禁PWP/巍澜R18/沈教授在线玩弄失明小澜孩(。)


给八鸡老师 @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的生贺!


感谢朋友@ 好迪水拉我入坑。


    —正文↓—






  赵云澜双手扒着小花被,从里面钻出两只无神的眼。


  沈巍生气了。


  赵云澜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他实在是有点发憷,但是转念一想,他也没什么错啊?于是又有些忿忿,但总归是打怵占了上风,所以他现在跟没卵蛋似的缩在床上装睡。


  赵处长一向天地不怕,前脚受伤失明后脚就摸上拐杖戴上了墨镜,活脱脱一个天桥底下摆摊算命的。沈巍原本的意思是要请假照顾他,可赵云澜不乐意,睁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直摆手,并嚷嚷“你不去上课就是看不起我”,再一看,大庆扭着屁股慢悠悠走过来了,于是沈巍只好作罢。


  等他心思不定的上了一阵课之后,越来越觉得不妥,于是课还没上完就匆匆说了句“抱歉”后快步冲出教室,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出了学校顺着路没走多远,远远就看见人行道上杵着两个人。赵云澜拄着拐杖刚走到大学门口,就听见一声女人的尖叫,他自己行动不便,就指使着大庆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他则站在原地等待。大庆走后没多久,赵云澜听见一声呼喊,一位在酒桌上会过面的“青年才俊”走过来打招呼。而沈巍赶来时正巧看到赵云澜笔直而紧绷地伫立着,满脸茫然地正给一个满脸堆笑的男人扯着手。姗姗来迟的大庆狞叫一声,三两下攀上赵处长肩头,满脸横肉眼发绿光活像个阎王爷,硬是让才俊不敢再发话。


  可惜阎王爷后脚看到沈巍,吓得说起了方言,“咪”的一声,青烟似的滑走了。


  沈教授气的脸都白了,三两步踏过来,一把揽住赵云澜的腰,另一只手托住手臂,看似温柔呵护实则禁锢地扯着赵处长往旁边的车里走,赵云澜与他身高差不离,挣了两下却纹丝不动,只好乐呵呵地跟那位才俊道别后拱进了车,之后照例想跟自家的黑袍使大人撒个娇、撩个闲,把毛脑袋往人肩膀上蹭了蹭,还挺开心,张嘴就是什么“沈老师,你真好闻”……说完后也没人回应。沈巍面无表情地握着方向盘,苍白的手臂绷着筋络,阴影蔓上侧脸,使得沈巍秀美的轮廓显得十分不近人情。


  赵云澜空洞的双眼迟钝地眨了眨,察觉到冷淡后悻悻咂摸了嘴,便仰头睡着了。


 




  一醒来,就这样了。


  赵云澜等了一会儿见沈巍没发作,紧揣着的心稍稍放下,躺在床上放空自我。他脑子里乱哄哄的,勉强平静下来后才真正体会到失明的不便,他浑不设防地躺在床上以期获得短暂的安宁,视觉缺失的安全感失衡和过度紧绷的疲惫实在不好受。赵云澜阖着眼皱着眉头,鼻尖嗅到了饭香,门一开一合,沈巍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赵云澜急忙坐起来,两眼茫茫,假惺惺地咧开嘴笑:“沈教授可真贤惠。”沈巍正俯身放下粥,他肤白如玉,即使在光线充足的暖色室内也不见几分血色,闻言扫了赵云澜一眼,没说话。


  “沈教授,生气呢?”赵云澜继续笑,手指蜷曲,惶惶地蹭着大腿,模样有点可怜巴巴。这点委屈的小动静全给沈巍看在眼里了,沈巍惯是拿赵云澜没办法的,只好叹口气,抬手舀了点粥送到赵云澜嘴边。


  “张嘴。”他斯斯文文地讲,可双眼却死盯着赵处长那张红润的嘴。赵云澜无措地笑了次,说了句“我何德何能啊”,但终于抵不过沈教授的执着,齿列启开,粉舌将粥浆卷走,沈巍举着勺子,垂眸,轻轻从鼻息里排出炙热的心火,这点粘牙的舌头把他搅得不得安宁。


  赵处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于是开口要求自己动手吃饭,沈巍没有强求,依言放下了碗,不动声色地坐在一旁,像尊敛眉的玉菩萨。赵云澜呼呼吃着粥,样子像只摇头摆尾的小奶狗,突然,他口袋里的电话响了,于是赵云澜一手拿着碗,一手掏出手机,刚开口没到两秒钟,他那种因失明而露出的脆弱和卖乖讨巧就不翼而飞了,又变成了那个人五人六的赵处长,满嘴里都是些沈巍听不进去的场面话。


  “别跟我来这套啊老李,现在说这个你早干嘛去了?”,“季老哥?哪来的季老哥?……实在不行约一桌,兄弟几个今晚聚一聚!”


  赵云澜话刚落音,听见面前的人的一声冷哼,他想起目前的处境来,于是讪讪一笑,口里应付着:“再说,再说吧……”边挂了电话。


  “案子出了点事儿……”赵云澜脸对着刚才传出声音的地方说,又没得到答复,只好继续低头吃饭,结果手机又响了,这回赵云澜没立马接,而是停下了进食的动作,失焦的眼睛无意义的看向沈巍。


  手机在桌子上一个劲儿的响,蹦的直老高。


  赵云澜伸出手,结果被人捷足先登。沈教授白皙的手攥住了他的手机,一用力,手机不响了。


  赵云澜莫名有些怂,于是没敢开口问,低头两三口喝完了碗里的粥,接着叹息一声歪在床上,摸着肚子打了个嗝,又听见沈巍起身收拾碗筷了,轻手轻脚地。赵处长没有丝毫的好吃懒做的羞愧,吃饱后血气上涌又有些睡意,他眯着眼想了会儿刚电话里说的那件事儿,想来想去放不下心,于是张口问沈巍:“沈教授,现在几点了啊?”


  沈巍正在水槽里洗盘子,闻言抬头看了眼窗外正值午后的阳光,微一顿,说:“天色不早了。”


  说完他放下洗干净的碗,擦了擦手,转身到各个窗户前,将窗帘拉上,整个客厅顿时暗了下来,他收拾好后往卧室里走,看见赵云澜正起身摸索着要往外走,沈巍一声不吭,手一抬,门无风而动,瞬间关死了。


  沈巍走过去轻轻上了锁。


  赵云澜扶着墙,朦胧的眼珠裹在两扇睫毛从里抖了抖,他说:“沈巍,你什么意思啊?”


 


       点我看沈老师pia小澜孩




       —END—





评论

热度(4243)

© Sherry.L.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