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L.F

欧美圈墙头一大把
趴在兵长的外墙上下不来
小澜孩超级可爱~

【朱白】=小幸运(续一)=(现实向正剧风)

玲珑猫儿:

前情:=小幸运=(修改版)


PS..七夕礼物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1.


2028年4月8日。


 “大白,我们走。” 随后赶到的张若昀走到白宇身边,握住他的一只手腕,凝神一看,竟发现白宇脸上有泪痕。张若昀心疼地拧紧了眉头,用空着的右手掏出手帕,抬手就要去帮他擦。


“谢谢!”白宇连忙接过来,自己随意在脸上抹了抹。


两人面对面站得极近,呼吸相闻,在外人的角度来看,就像是他们将要交换一个温柔的亲吻。


“放开他!”朱一龙冷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张若昀身后。


张若昀闻言转过身,冷笑一声,“哟,我道是谁!”随即彻底敛了笑容, “该放手的是你吧?”


朱一龙眯起眼:“你说什么?”


“呵,我说,‘齐人之福’就不要妄想了。索性你也喜新了,不如放开厌倦的“旧”,自然会有人更愿意珍惜。”


张若昀语气中的嘲讽之意再明显不过,朱一龙用舌头顶了下右腮,低声道:“这其中有很多误会,我会解释。但是现在,我得把他带走。”


张若昀挑起眉,凌厉的眉眼中敌意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你试试看?”


朱一龙低哼一声,左脚状似无意地向前滑了半步,眼中突然凌芒一闪,右手握拳直接朝张若昀的脸招呼过去。正是泰拳中威力极大的后直拳。张若昀无奈只得放开白宇的手,左手迅速抓住朱一龙的右小臂,拳头堪堪停在他的面前。朱一龙见攻势被化解,抬起左膝直冲张若昀腹部。泰拳中有“宁用肘膝勿用拳”来形容膝法的威力,可见朱一龙显然是不打算留余地了。张若昀早有防备,右脚上步挡住攻击,同时右臂抱紧朱一龙的右臂,身体一拧,使出一记“单手负背投”。


当刚猛敏捷的泰拳和以柔术著称的柔道相遇,一番苦战怕是避免不了。不过显然有人不愿意目睹这场激战。


白宇一把扶住被投摔出来朱一龙,吼道:“你们干什么?疯了吗?这里有多少媒体你们不知道?一定要搞个大新闻出来才满意?”


另两人俱是被吼得愣了下,倒也停下了动作,只隔空怒目而视。


白宇见状暗暗松了口气,先对张若昀道:“若昀,我知道你是在维护我,不过,这是我和他的事情,我能处理好。相信我,好吗?”


随后放开朱一龙,低头道:“我不需要你解释什么,也不想知道你要做什么。我累了,你让我歇歇好吗?”


朱一龙心里一慌,下意识地去抓白宇的手,被白宇闪开。


“小白……”朱一龙心痛地唤着。


这时,陆羽也慢慢走过来,对白宇道:“白老师,你不跟龙哥一起走。是对他没信心、对你们的感情没信心,还是……”陆羽轻轻笑了一下,问道:“对你自己没信心?”


虽然白宇主观上根本不屑与陆羽争辩什么,但是要说陆羽的话对他没有影响,也是不可能的。秉持着无论如何不能在他面前跌份儿的心态,白宇转身向会场走去。


朱一龙紧随其后。


“你不过去看看?看完了,也好放心。”陆羽双手插兜,挑眉看着张若昀。


张若昀整理一下因打斗在袖口产生的褶皱,淡淡一笑:“未必。”


---


从白宇进入会场的开始,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白宇心念一转,随后叹了口气,继续往里走。他每走下一个台阶,会场两边就会对应着展开两幅他的巨幅挂画,上面都是他演过的角色形象。从尤东东开始,然后是谢南翔、冯庸、陈骁、曹光、韩沉、蔡晴川……十四年,他演的每一个角色,挂画上都有,除了……赵云澜。


朱一龙一路亦步亦趋,细细观察着白宇的表情。可白宇恍若未闻,只是礼貌性地牵起嘴角,对通道两边送给他掌声的嘉宾点头致意。


再次步上舞台的那一刻,巨大的屏幕亮起,一幅赵云澜与沈巍相视而笑的画面渐渐展现在众人眼前。


随后音乐渐响,依然是刚才白宇唱过的曲调。只是歌词截然不同。



候鸟迁徙后还回原地栖息


演员都分得清出戏和入戏


我们不断拉近彼此的距离


时刻呢喃我想你


爱上了你才真正懂得感情


短暂分别亦觉刻骨铭心


你的肯定给予我莫大勇气


让我的爱拥有意义


 


早已厌倦演绎微笑和哭泣


理想中梦境只需有个你


走过一路疾风冷雨


喧嚣繁华浮世之中并肩前行相偎依


 


你一直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相信我们已经和永恒靠得那么近


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


那陪我淋的雨


一幕幕都是你


以真心换来的真心


与你相遇好幸运


未想不小心让你面对流言和非议


但愿我还来得及追回你


继续跨越时间


相伴一起飞行


我会有多幸运


……



一曲歌毕,音乐声还在继续,朱一龙望着白宇,眸中深情满溢:“小白,今天是我们在一起后,你的第十个生日。我苦思冥想许久,才想到最应该送你什么。”


朱一龙说到这里,白宇心中已然天翻地覆,紧蹙眉头用唇语问:“你要干什么?”


对方只温柔一笑,并未回答。白宇心中顿悟。


踌躇间,两个身着燕尾服的小男孩蹒跚着来到朱一龙身边。朱一龙从容地打开托盘上黑色丝绒的小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枚指环。随后优雅单膝着地,将指环举至额前。


场下发出一阵惊叹。


朱一龙一字一顿,神情庄严而郑重:“我别的东西也有,只是你可能大多看不上。只有这一点真心……白老师,你,愿意接住吗?”


朱一龙说的每一个字,都如惊雷在白宇心中炸响。白宇想起,早年间,有一首歌,他每每听到,心中都多了一丝期盼:“我也想把爱宣之于口/也时常对未来心怀侥幸/希望能得世界允许/坦荡一次喊他姓名/再说爱意……”此刻,这些都一一实现——只可惜,时移世易。


一时间,太多纷繁的情绪涌上心头,以至于白宇只能怔楞在原地,无法做出任何回应。


“在一起吧!”台下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然后开始有三三两两的人跟着喊,呼声渐渐越来越大,最后全场的人都整齐划一地一边鼓掌,一边高呼着三个字:“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白宇闭上眼,听着耳边的山呼海啸,心中念道,白宇啊白宇,你竟然傻到把自己置于一个上不得又下不得境地……


许久,白宇睁开眼,沉默着将左手伸到对方面前。


朱一龙的眼睛瞬间睁大,眸中的光彩明亮得让人不忍移开视线。他双手微微颤抖着,将指环套在白宇左手的无名指上。随即将他紧紧拥进怀里。


白宇任朱一龙抱着,余光扫过台下,嘉宾们已经纷纷起立,会场中响起持久热烈的掌声。他再次闭上眼,轻轻牵起唇角,勾起一丝弧度。那笑容,像是料峭春风中,悄然绽开的一朵玉兰花。


---


待送走所有宾客,朱一龙仍抑制不住喜悦地紧紧握着白宇的手。两人走出会场,已有两辆车在那里等候。


朱一龙拉开车门,欢快地道:“小白,我们回家。”


白宇环顾四周,确定周围没有任何生人,便挣开了朱一龙的手。


“小白……”朱一龙眼中七分不解三分慌乱,显得格外无辜。


白宇先是揉揉了因血流不畅而有些麻木冰冷的手,然后第一次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下无名指上的戒指。


这是一枚款式简单大方的指环,白金的质地在灯光的映照下泛出柔和的冷光。戒面中,一朵盛开的玫瑰浮刻在上面,花的两边分别是两个字母“L”和“Y”。代表什么,不言而喻。


“真好看,”白宇留恋地摩挲了一下戒面,随即将它轻巧地取下来,递给朱一龙:“可惜,求婚的戏码就到此为止。戒指,我不能要。”


朱一龙的眼圈瞬间红了,湿热从眼底翻涌上来,他急道:“小白,关于陆羽,我可以解释。我昨晚是找他帮我练歌改词,然后我太累了,就趴在琴上睡着了,我……”


“和他没有关系。”白宇打断他,将戒指塞进他胸前的口袋,然后坐进张若昀开来的车里,定定望着他,道:“龙哥,你应该明白,是你和我之间,出了问题。”说到这里,白宇像无法承受似的叹了口气,才接着说:“我太累了……我们都给彼此一点时间好吗?冷静下来再说。”


“小白……”朱一龙低沉地唤着白宇,长长的睫毛上沾染了泪滴。


白宇看到这样的他,心痛一如既往的强烈。白宇极力克制着上前安慰的欲望,冷声道:“这段时间,我会好好反思我的问题。你也想想,当你望向陆羽时,眼中看到的,究竟是谁!”


说罢不再等朱一龙回话,关上车门,将他隔绝在世界之外。


“我就知道你会上来。”对于这个状况,张若昀显然并不意外。


“开车吧。”


“好。”张若昀发动车子,感叹道:“大白,你看上去憨傻可爱,其实心里比谁都冷静通透啊。”


“对啊,我就是比谁都冷静通透。”白宇重复着张若昀的话。


张若昀闻言一愣,转头看向副驾驶的白宇,对方也正无声地望着他。白宇的目光澄澈纯粹,仿佛能洞穿掩埋在心底最深处的不可言说的秘密。


“开车吧,兄弟。”半晌,白宇提示道。


“哦,好。”张若昀慌乱地收回视线,踩下油门。


 朱一龙望着扬长而去的轿车,觉得全身都疼痛得难以忍受。他只好默默地蹲下来,紧紧抱住自己。


2.


4月16日。


“逸寒,你不要走!”女孩冲上去紧紧抱住白宇。


“如雪,国家需要我!如果我不上战场,他不上战场,那谁来保卫这片土地,谁来保护你?”白宇抚摸着怀中女孩的长发,深情地道。


“可是……我好怕,你受伤了怎么办?你被日本人抓走怎么办?”女孩渐渐哽咽,泪如雨下。


“放心,”白宇轻轻推开女孩,扶着她的肩膀:“为了你,我也一定要活着回来。”说罢,决然转身走了几步,猛然停下脚步,暗哑着声音道:“如果……如果你……也不必等我。”白宇说完,渐渐走远。


女孩望着白宇的背影,哭喊道:“我一定会等你!我会,一直等你!”


朝阳下,白宇的身影微微摇晃,像是似是而非的回答。


“好,cut!”导演满意地拍拍手,“早晨的戏就到这里,先去吃饭。两个小时后继续开工!”


众人欢呼一声,很快散开了。


朱一龙早早等在场地外,见白宇走过来,上前道:“饿了吧?先喝点热水,暖暖胃。”


保温杯的盖子被打开,有清淡香甜的气息飘散出来,白宇不用尝,也知道一定是最适宜入口的温度。但他没有接,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掉头返回刚才和他演对手戏的女孩身边。


“小橙子,怎么样?你还好吧?”


凌爱橙边用纸巾擦眼泪,边嗔怪道:“我一米七三的标准身高,哪里小啦,哪里小啦?”


白宇见她还有心情反驳,说明已经出戏了。也就放了心,摊摊手道:“好好,那我叫你‘大橙子’,总可以了吧?”


凌爱橙被白宇的表情逗得破涕为笑,“切”了一声,刚想还嘴,发现朱一龙仍然站在白宇身后不远处,握着保温杯,沉默地看着他们。于是轻咳了一下,道:“本小姐要去吃饭了,回来再对你进行思想政治教育!”


“遵命!”白宇举手行了个礼,也坐上了自己的保姆车:“回去吃饭。”


助理陈铭轻声道:“宇哥,龙哥早就准备好了……”


“我想回去休息。”白宇靠在车椅上,开始闭目养神。


陈铭扁扁嘴,只好吩咐司机开车。


---


自从上次庆功宴结束,朱一龙第二天接受采访时,便明确表示再拍一部戏,就要暂时息影。至于这部戏是什么,又什么时候息影,他都讳莫如深,媒体居然也没查到任何蛛丝马迹。直到前几日,在《寒雪纷纷入梦来》剧组的开机仪式上,白宇与朱一龙相遇。


《寒雪纷纷入梦来》是民国战争大戏,家国情怀中穿插着男女主人公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白宇早在一月份开始接触的时候,就对剧本的质量非常满意。但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出剧中有哪个角色适合朱一龙,何况二月初公布的演员名单里,根本就没有他。入组后,白宇又重新读了剧本,发现里面多了一个角色——男主陈逸寒的哥哥,陈逸龙。


这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少年时期被家长送去日本留学,一无所成地归国后,发现家族产业都是弟弟在经营,于是起了争权夺利的心思。几番阴谋陷害,导致弟弟为了家族利益只能放弃了经营权。可惜陈逸龙空有大志而无甚才能,不仅家道中落,双亲也郁郁而终。而后抗日战争爆发,他因为会说几句日语,走上了投敌叛国的道路。虽然后期有幡然醒悟的情节,但显然并不能为这个角色之前的诸多恶行洗白。


一个如此费力不讨好的男四番位,除非朱一龙自己愿意,否则不作二想。临时改编的剧本、额外增加的角色、投资方的认可、剧组上下的沟通打点,朱一龙的确有这个力度和能力。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答案从他每天早上给白宇精心准备的早餐上就可以窥见一二。剧组的人在第二天便都看出端倪,并且纷纷配合,一个个皆是成人之美的样子。白宇心中虽有微词,可也不能直接驳了大家的面子,只好装作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白宇也并不是做张做智,庆功宴那晚他对朱一龙说的,字字发自肺腑。十一年一路走来,都是朱一龙先主动朝他迈近,他才回应地跟着前进一步。而当某一天朱一龙停在十步之内,不再前进的时候,他就变得惶惶不安不知所措。所以白宇才想着,暂时离开朱一龙一段时间,冷静思考一下他和他的,或者他们的未来。谁知朱一龙在明白了他的意图之后,竟完全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追进了同一个剧组,让他避无可避。


朱一龙像是打定了什么主意,除了自己的戏份外,其余时间都坐在一边看白宇拍戏。知道白宇不愿意吃外面的早餐,他就亲自下厨,早早做好了热粥小菜送到他的餐桌前,白天更端茶递水,事无巨细。若是换了他人,恐怕早就沦陷几个回合了。好在白宇心坚志笃,这几天硬是扛了下来。


可是,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能扛多久……


 


To be continued


————————
喜欢本文的小伙伴也可以点拨关注哟😁
点关注不迷路😘

评论

热度(256)

© Sherry.L.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