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L.F

欧美圈墙头一大把
趴在兵长的外墙上下不来
小澜孩超级可爱~

[朱白朱]愚人节惊喜(短打完)

欢:

rps预警,平行时空的居北,清水无差。
请仔细阅读标题观看,鞠躬


正文:


2022年4月1日 晴
又是一年愚人节。文艺青年在怀念陨落的巨星,二逼青年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普通青年四处奔走互道节日快乐,一段20分钟的微电影,悄悄空降在各大平台论坛里。


影片基调是黑白色,镜头不是很稳,像是有个人在手持摄像机记录或者说偷拍一个人。被偷拍的人大众并不陌生,甚至于在辨认偶像方面各个不逊于卷毛侦查能力的粉丝一眼就能看出这是获奖后消失三个月的新晋影帝“北宇”。


镜头的窥探能力让人心惊。一开始只是远远拍摄到北宇在片场工作休息,偶尔也有靠近的镜头里北宇看过来时温和又略显尴尬的笑容,再接着是机场跟拍,是酒店门口,周围带着口罩神情狂热如同吸食鸦片者越来越多,她们很年轻眼底却是叫人心惊的狂热。镜头在记录日渐疲惫的北宇时也把这些与拍摄者一样的人的丑态记录了下来。


她们像是一群沉迷自我构造的美好梦境的瘾君子,不顾安全不顾道德不顾阻拦,冲开酒店的安保,毫无形象又自我感动。她们从酒店大堂又蔓延到过道、电梯、甚至是客房。


压抑的视频里,像一群疯子上演的一场闹剧。


影片之初北宇的笑容仿佛昙花一现,他越来越沉默,越来越疲惫,他不再大大方方的行走,他被人群拥挤、被自己的明信片锋利的边缘划在裸露在外的身体、被以爱为名的病态包围,大大的帽檐在曾经明朗的面容上打下阴影,再看不见神情。


沉默的影片出现了第一句台词,夹杂在一群破碎嘶喊的”哥哥“”哥哥看我“”哥哥我爱你“中,男人缓缓道出的声音低沉如水。


[我曾经,也是一个私生,我喜欢的那个人叫北宇。我从他籍籍无名还没有大火之前就开始喜欢他了。]


电影里画面泛起了彩色。那是多年前还略显青涩的北宇,有他在小店里吃饭的,有他蹲在马路牙子上等人的,有他在机场候机室穿着拖鞋打游戏的,还有他面对偶遇的粉丝害羞又开心的签名的。


鲜活无比。


[我喜欢他的时候,他像一个无时无刻不再散发温暖的小太阳。]男声在继续,[一开始只是偶遇,后来我开始创造这种偶遇。他在片场看见我的时候很惊讶。]


画面切换到北宇等戏间隙惊讶又开心的对着镜头打招呼,“你也是工作人员吗?“


[其实不是的,我花了半个月工资从黄牛那里买到消息只为了见他一面。“男声自嘲的笑,”可我发现我已经不能再满足于只看他一面了。我想念他,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他,我想念他对我说回家小心时的关切目光,想念他向我鞠躬致谢时的乖巧温柔,想念他看着我。]


一直到此时,男声里透露出刻骨的偏执与疯狂,伴随着镜头里越来越私密越来越亲近的窥探,叫人不寒而栗。
[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他。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的队伍。]


画面回到黑白,一双双伸出的手拉扯着站在平衡车上的年轻影帝,仿佛从黑暗中而来要把那具年轻美好的肉体拉入与他们一样的不见天日的阴暗里。


紧接着一阵混乱,在嘈杂的惊呼和惊慌的尖叫中,影帝从平衡车上摔了下来,重重的一声闷响。


那些拥挤在他身边的人做鱼虫鸟兽状散开,无论是此时的冷漠还是彼时的狂热都已然不像是一个现代文明生存的人了。


镜头还在忠实的记录着一切,北宇瞬间苍白的脸色和因为疼痛暴起的青筋,冷汗细细密密沁出额角滑到空荡荡挂在身上的衣服里去。


画面黑暗在救护车的声音里。


以为就此结束屏住呼吸的观众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画面重新亮了起来,来来往往有医生护士,是在医院楼下。


[前臂尺挠骨骨折,右手手掌部骨折,左腿中远端胫骨骨折。]男声平铺直叙的讲着一个又一个令人陌生又心惊的名词。


电脑前已经有人捂着嘴关了视频,还有人噙着泪在继续看。


[我终于来到他的身边,以护工的身份。]


观众们又一次见到了北宇,也见到了故事的讲述者。他走入镜头里面,是一个看上去斯文秀气面容姣好的青年人。北宇看见他眯着眼睛笑了笑,两个人低声说了几句话,青年人便推着北宇的轮椅走。


[他认出我来了。]


“我们之前见过对不对?”北宇说。


[他没有认出我。]


北宇思索着不大确定,包着纱布吊臂的手阻止了他喜欢的手舞足蹈,“几年前在剧组里,我好像见过你,你现在来当护工了?”


[每一次跟拍我都谨慎的带着口罩,像一只谨小慎微只敢活在下水道里的老鼠。]


讽刺的是,摘下口罩后镜头里的青年笑得像暖阳一样,“你记性真好。”


[是不是因为喜欢他,连自己的演技都变得好起来了呢?]


画面切换,是在复建的北宇。


“hello爱我的小宇宙们,我现在恢复的很好,你们不要担心,我会很快好起来的,我们一起努力。”拍在上半身的画面里,北宇笑眯眯地挥手,录制给粉丝的视频


画面卡擦一声换焦,恢复黑白的画面里笑容落下时疼痛难忍的苍白苦痛,镜头往下挪动,却是曾经喜欢蹦蹦跳跳被称作大可爱的人,颤颤巍巍单脚站立着,左腿哪怕只是简单放在平地上依旧颤抖不已。缠着纱布的手,打着石膏的腿,和无力再伪装的笑容。


[签好的影片换了角色]


北宇坐在轮椅上半是无奈半是可惜,“总不能让别人为了我等上半年吧。”


[等待多年喜欢的剧本物色了新的演员]


“说明确实是没有缘分吧?”北宇垂着眸遮掩了眼底的情绪。


[他一个人的时候原来也是会生气的]


透过病房的窗户,一个人尝试拿起水杯的北宇强忍着疼痛,却因为手指没办法正常弯曲只能眼睁睁看着水杯无力的掉落在地,溅起一地透明的玻璃。


[他还是笑着对每一个人]


“哎呀你好菜啊,等我好了带你飞啊。”北宇笑嘻嘻的看护工青年打游戏


[并发症,他开始失眠]


被病痛折磨的北宇已经全然是一副骨头架子了,瘦的惊人,却在助理的帮助下用给化妆品自己添添补补画出好气色,他扬起笑,“开始拍摄吧。”


“住院的第三个月,小宇宙们有没有想我呀……”


[他是我的救赎,也是我的罪]


在小小的医生办公室里,是影片第三个人的声音,“很遗憾,北先生可能无法完全恢复到常人的生活。”


画面黑暗在办公室门外的轮椅上满是缝合线的细伶小腿。


[你想看到的,到底是哪一个我?]
这是北宇第一次以画外音的声音出现,清清淡淡不带任何指责诘难的问句。


拍摄者似乎已经预料到观众看到这里时近乎崩溃的心情,好心的留了漫长又短暂的三十秒。


世界重新亮起恢复了鲜艳色彩,镜头里是一身明黄外套花裤衩笑得阳光灿烂的北宇。


蓝天白云宽阔大海,是度假期。


北宇朝镜头招手,“大家愚人节快乐!”然后拉拉扯扯把身边的白衬衫拉入镜,“龙哥你别害羞嘛,来打个招呼啊。”


朱一龙无奈,“大家好,希望你们看完那部影片不会想打我。”


“哈哈哈哈,龙哥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北宇攀着居一龙的肩,“非常感谢我们的居一龙居老师零片酬友情出演,不然我也请不起居影帝。”


“请的起。“居一龙打断了他。


北宇眨了眨眼,居一龙又肯定的重复了一次,“你请我肯定来。”他指着大海说,“来度假,我一定来。”


北宇被噎得满脸都是你怎么能如此无情,“要不我请你吃椰子冻?”


居老师翻了个白眼,开始撇清关系,“就是这个人,说要给你们愚人节礼物,你们想打就打他吧。”


知道错了还敢的北宇试图学习他龙哥的“萌混过关”拿胳膊撞了撞居老师,居老师只得无奈又勉强的落后了半拍跟他一起念。


“以上影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要发生。”


居北的的愚人节惊喜,完。

评论

热度(1273)

© Sherry.L.F | Powered by LOFTER